没有灵魂的人

在下就是你心里想的那个人。

【飞奇】一个潦草的简单爱情

微凉107:

写在前面:这个故事有点一时兴起的意味,结局好像真的是烂尾掉了。能够将短篇写得非常出彩的太太真的是非常的令人钦佩。虽然是一时兴起,不过还是想认认真真的写完整,粗糙的写了五千多字,其中废话占了半数。希望你们能喜欢。


 


他们属于彼此和我们亲爱的凡先生。OOC属于我。


 


再一次为没能写出他们光芒之万一致歉。


 


观看愉快。


 


 


 


 


 


 


 


 


 


谭小飞从牢里出来的时候瘦了不少,进去时候的衣服现在穿在他身上肥了不少。说是“穿”,实际用“挂”好一点。空荡得足够再塞进好几件厚实衣物。程铮站在车旁看着一阵心疼,面上还是一派欢快仿佛没看见谭小飞凹陷下去的脸颊。他大步迎上去,另一只手去拿谭小飞手里面的行李:“哥,一会儿我们去吃一顿好的,算是给你接风洗尘,怎么样?”


谭小飞回了一声,看上去牢狱生活把他打磨得沉稳许多,心事也不再那么容易窥探。但纵使他掩饰的极好,眼睛里多少还是泄露了些许茫然无措。他进去的时间并不是很长,虽然谭军耀倒了台,但多少还是有旧部在,请了顶好的律师拼了命给他减刑,再加上他是自首,进去以后表现好,风头过去事情渐渐被人们遗忘,谭小飞也得以早早假释出狱。但毕竟在牢里呆了几年,和外界联系少了许多,纵使恭叔他们尽最大能力争取到了最好的条件,谭小飞依旧还是有种虚妄感。脚下地面坚实,十二月份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居然也让他有了一种被阳光刺痛的感觉。


再世为人的感觉。他任由着程铮将他拉着走了一段路,直到回头看不见监狱大门,他才恍然发觉自己真的已经出来了。


“哥,上车吧。”待到谭小飞回过神来,他已经站到自己的宝贝恩佐前面。


“这…”不应该是被拍卖了吗?


“我拍下来了。哥快上车,夏木他们在酒店等着呢。”不等谭小飞将疑问出口,程铮就迅速地回答了他。程铮侧过身系上安全带,歪头看着还有点儿发懵的谭小飞,“哥?”


“嗯。我们走吧。”谭小飞大梦初醒般坐进车里,系上安全带的时候突然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他闭上眼调整了一会儿呼吸,这才重新开口:“这些年…你们怎么样?”说完他就有点想笑,怎么样?语气里的小心让他自己都觉得尴尬。


程铮倒像是无知无觉,专心开着车:“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夏木毕业了,窝家里打算考研呢。纳泽倒是不错,现在已经是上尉了。”


“洛奇呢?”


“呃…”程铮心里一紧,大脑飞速转动查找对策用以应对谭小飞的询问,“他…”


“嗯?他怎么样?”谭小飞倒是没有多想,洛奇在家里算得上是擅长闯祸的一个了,当初谭小飞他们几个没少把他从各处捞出来。这孩子也不长记性,祸依旧闯,但越来越少被抓到。但每每听到哪个企业或者部门信息失窃,家里所有人都把洛奇放到头号嫌疑人的位置上。洛奇为此还闹过好几次,做出好些幼稚的让人几欲发笑的事情。


谭小飞那边沉浸在回忆里,程铮这边还在拼命想理由想要糊弄过去。所幸转弯酒店就在眼前,程铮也松了口气。


“哥,我们到了。”


 


酒店离监狱不是很远,许多出狱的人都会将接风宴定在这里,因此当谭小飞在这里并不显得突兀。程铮原本从洛奇衣柜里随手捡了一个毛线帽给谭小飞。但谭小飞只是笑了下,拿过去并没有戴上。程铮也只好随着他的意愿。


谭小飞捏着手里的帽子,在出狱以后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心里第一次有了些许雀跃的意思。他开始有些期待,期待洛奇大呼小叫地扑过来埋怨他为什么没有戴上自己的帽子,嫌弃程铮开车太慢这么久才到,抱怨这个地方太偏远…


洛奇。谭小飞在心中喃喃,猛然发现自己对于洛奇的想念相较于其他人多出太多。他不敢再细想,匆匆将念头抛于脑后藏在心中角落。仿佛这样就能让念头停止生长。


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进了包间以后谭小飞才发现不对来。连常年在国外的彭泽阳都回来了,洛奇居然不在。他心里有点失落,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给自己留的座位上坐下。


分别似乎并未给他们几个兄弟增加什么隔阂,饭桌上几个人依旧是天南海北的胡扯。谭小飞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嘴角也有了三两丝笑意。只是这愉快的心情并没有能维持多久。回家以后程铮还是坦白了洛奇不见了的消息。谭小飞内心震动,一时间诧异惊疑与愤怒统统挤上心头。


“对不起哥,我没看住他。”程铮低着头,心里发虚。要不是他喝醉了酒,洛奇应该也不会这么顺利的消失。最起码也要让他们知道去向才能离开。这下好了,人不见了,也不知道怎么和飞哥交代。


“不是你的错。”谭小飞叹口气,一时只觉得力不从心。


“我去问问看吧。”在一旁的纳泽忍不住出声。他跟着奥克托巴将军,倒也能知道许多内幕消息。况且美国军方新得了上帝之手,找一个人估计不是难事。


但谁能想到,洛奇这孩子居然大摇大摆闯进了CIA,还进了连纳泽都只是略有耳闻的六号监狱。


“他可能是有自己的安排。”纳泽这样安慰谭小飞,虽然并没能起多大作用。


等他回来他完蛋了。程铮心想,悄悄给洛奇默哀几秒。


 


 


洛奇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炫耀自己的光辉事迹。他在意大利的时候就将自己的机票截图给程铮发过去让他来接自己。故而一落地就迫不及待打电话,一边在人群里找程铮,一边兴奋地讲个不停。


程铮在电话那边应着,心里却在幸灾乐祸。收到截图的第一时间他就给谭小飞发了过去将功赎罪,完全不管洛奇可能面对的暴风骤雨。


又不会出事。程铮一点也不承认自己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想法,甚至加快了工作进度想要快点回去看洛奇被收拾。


而洛奇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无知无觉。


 


洛奇正洋洋自得的在电话里和程铮扯他的光辉历史,余光瞥见谭小飞面色冷峻地朝这里走,这个“经历过大风大浪连CIA都不放在眼里”的混世魔王,四年里第一次有了腿软想跑的冲动。


洛奇对谭小飞的惧怕毫无缘由,甚至他自己也讲不清楚为何会对谭小飞是否生气而提心吊胆。他私下里也因为这件事偷偷问过程铮,但程铮忙着追苏韵锦只草草听了两句丢下句“你这是做贼心虚”就跑得没影。剩下洛奇对着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只能自己琢磨。这一琢磨就琢磨到了现在。


可就算他琢磨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没琢磨明白。


“飞哥。”洛奇看着距离自己仅仅几步之遥的谭小飞,奶声奶气叫了声就没了下文。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能说,谁知道谭小飞到底掌握多少信息,万一自己嘴瓢说错了话,完蛋的还是自己。


“嗯。”谭小飞应了声,面上神色未变,心里却悄然软化几分。洛奇向来谁都不怕,只有他的话才会乖乖巧巧听着。谭小飞有时候会因为这件事情暗自骄傲,心里对洛奇到底更上心,相对的,也更加严苛。


自那日听程铮说洛奇失踪已达两年之久,他的心便一直悬着未曾落下,幸而遇上纳泽,好歹知道了这孩子的下落,此时看他色彩鲜活地站在自己面前,一时竟不知道是该骂还是哄。


他觉得自己现在似乎有点像当初的恭叔。


谭小飞看着洛奇乖顺梳好的一头银发,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当初那个桀骜的自己,又好像看到了那天的冰湖。


他沉默着,没有讲话。心里念头乱麻一样的缠绕一起,张了张口却不知道如何说,目光停留在洛奇银发上动也不动。


洛奇慌了神,心里吃不准谭小飞到底怎么了,若是发脾气摆脸色他自有一套招式应对,偏偏这样沉默让他难以招架。


以不变应万变。洛奇想着。脸上模样更加乖巧,眉眼低垂仿佛等着审判,眼神落在谭小飞脚踩砖块所露出的纹路上发起了呆。


自从谭小飞的审判书下来,他借酒浇愁了好一些日子。一想到那个人要进去在里面待上几年自己心里便细细密密犹如针扎般疼痛。旁人看不下去,却也没什么办法。毕竟他们都经历过这般痛苦的时候,理解此刻洛奇的心情,或是出于尊重或是出于礼节并未出言劝阻,也只是备好解酒药和胃药在家里防止他难受得太过。偶尔程铮也会陪他喝两杯,吐槽当初追苏韵锦的艰辛。洛奇只是听着,偶尔搭两句话,更多时候是沉默。


那几天夏木放假回来,被动或主动地接下了照顾他们两个人的担子。每次他们两个喝酒,他就在房间里面画画或者看书,等到外面程铮的声音渐渐消失再出来把他们两个拖回房间。大多数时间洛奇都是先一步醉倒,靠着沙发安安静静的,手里紧紧捏着酒瓶。只有一次,程铮醉得已经滑到沙发底下去,两条长腿委委屈屈地曲起来看着好生可怜。而洛奇眼睛睁着一派清明。他手里握着的酒瓶几乎还是满的。他扭头看着站在后面的夏木,嘴角带笑收起手机,夏木只瞥见一晃而过的手机屏幕上的一个“风”字。


“你去休息吧,我把他弄回去就行。”洛奇说着,弯身去捞程铮。夏木应了一声,退后几步留出空间,却并不按着他说的回房。洛奇也不在意,搀扶着程铮往房间走,毕竟夏木一直都很安静,他倒也没想别的。正要开口嘱咐他早点儿睡,却不想被夏木夺了先机。


“飞哥他会担心你的。”


洛奇一瞬间直起了腰,差点儿叫程铮摔下去。夏木自小就比同龄人成熟,许多事情有时他看得比其他人更透彻。但家里总是有意无意忽视这点,将他当个小孩子养着,即使他成年已久,在洛奇心里夏木还是当初那个小孩儿。也是因此,洛奇在震惊过后心上涌起一股颇为复杂的感情。


夏木也长大了,不能当成小孩子了。洛奇压下心中情绪翻涌,开口仍是平日里将他当成小孩儿那般哄:


“不会有事的。去睡觉。”


说着继续架着程铮往房间走,但那背影多少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夏木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最终只是叹口气收拾桌子上的狼藉。


别有事吧。夏木心里想着,觉得脑子有点痛。


第二天洛奇果然不见了。连带着程铮好几件Burberry的衣服和谭小飞的一件白T也一并失踪。但实际上那件白T在谭小飞入狱前就已经成为默认状态下洛奇的所有物。


“等我回来。”洛奇这样在纸条上写着,完全不管他扔了多大一摊事给夏木和程铮。


真有点对不起他们。洛奇这样想着,眼前突然出现一只手。


“想什么呢。回家了。”谭小飞伸手在洛奇眼前晃了晃,对于他突然消失又突然回来的事情半点没提,只是熟练地走近勾住洛奇肩膀把他往外带。


“哥…”洛奇有点儿心慌,他吃不准谭小飞到底想出什么牌。又担心谭小飞可能是在酝酿着更大的怒意忍而不发打算回家解决。他不怕谭小飞发火,但他怕极了谭小飞生气,尤其是这样的闷气。


“行了。”谭小飞没心思管他现在究竟想什么,一心想着回去自己理一理清楚心里的想法和感觉。毕竟这不是什么小事情,搞不好又是一个崩塌溃败的局面。谭小飞不想这样,他不愿意再经历一次。他已经足够成熟能够隐藏好自己的心思。而洛奇。他还有着大好的未来。不管是出于哪种意义上的爱与责任,他都应该深思熟虑,好好处理。


“…嗯。”洛奇不敢再多讲话,生怕哪句话不对惹得谭小飞更加生气,便只默默被他带着走。一路上倒也无话。


回到家里,谭小飞简单嘱咐了他两句就自己进了房间。洛奇清楚听见门被反锁时候发出的清脆响声,心像是被攥紧一般疼痛。他看着被放在门口的行李箱,伸手用力搓了搓脸颊,这才拉着箱子回房里收拾。


谭小飞脱了外套,盘腿坐在露台上发呆。他对于洛奇的感情来得莫名其妙,在他自己意识到以前,他应该就喜欢上了洛奇。可是这种喜欢和对兄弟的喜爱他又不能分得很清楚,对洛奇究竟是责任多一些还是请爱多一些他也分不清。恼得他一头撞在玻璃上疼得呲牙咧嘴。


洛奇笑出声来。他看着屏幕里的人一边捂着撞红的额头一边愤愤然看着面前的玻璃,心里不可自制地涌上一股温柔与欢喜。那是真实的、能被触碰被感知的谭小飞,近在咫尺,能够拥抱入怀。洛奇突然想明白了,他怕谭小飞生气,是怕他不再纵容他,不再喜欢他。他怕他让谭小飞伤心失望,从此以后远离他。说到底,他喜欢谭小飞,也因此患得患失有所顾忌。


洛奇有点儿开心,他躺在被磨得几乎只剩原本半层厚的波斯毯上回忆,想着过去谭小飞对他的迁就纵容,对他与别人不同的严格要求,越想越开心,恨不能在地上打个滚。


然而他才滚了半下肩膀伤口就提醒他别太得意,刚刚还嘲笑别人呲牙咧嘴的混小子捂着肩膀疼得说不出话。


都怪苏菲。洛奇愤愤然,恨不得现在过去伦敦同苏菲打几架。管他打不打得过,这口恶气总得出。


谭小飞听到隔壁的笑声,第一反应就是洛奇在偷窥。也不顾额头红着就开门打算教训这个让自己心神不宁的家伙。谁知道打开洛奇房门,却看见那人捂着肩膀直抽气。看见自己还想装没事结果又疼得坐了回去。


“怎么回事?”谭小飞冷着脸,话一出口却带着暖意,知道这酷哥形象没法维持下去,所幸丢了架子坐下来伸手去扒洛奇的衣服。


“没事。没事哥。”洛奇急忙拿手去挡,这伤要是被他看见,这两天他估计要被所有人从头念到尾。夏木也要算进去。


“听话。”谭小飞哪儿会听他的,仗着兄长身份强行拉开T恤,浸着红色的纱布一下子冲撞到他眼睛里。


他一下子松了手。


洛奇现在才真正的体会到了手足无措。他拿他海狮女朋友发誓,谭小飞眼睛里绝对有泪。


“哥,我没事。就是不小心撞到的。很快就好了。”都怪他自己想见谭小飞,伤还没好全就待不住了,想着怎么也不会被发现生是从苏菲和林在风的眼皮底下跑出来了。


“幼稚的小鬼头。”苏菲站在病房里,透过落地窗看着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洛奇上了车,这才拿起被洛奇遗忘在病房里面的回力球出了房门。


谭小飞沉默了一会儿,起身出去取药箱。他知道洛奇身份特殊,却没想过他会经历这些危险。不管那是刀伤还是枪伤,都仿佛在他心上狠狠剜了一块肉去。


罢了。输给他了。谭小飞想。不管如何,这总归是爱。掺和着其他也好,不过是让这份爱更加坚固。


洛奇却不这么想。他看着谭小飞出去慌了神,心知这次惹了大麻烦。也不顾肩膀疼痛爬起来就追着谭小飞出来。还没等谭小飞走出多远就一把从后面抱住他,因为疼痛说得话没什么气力:“哥。你别生我气。”


“我没生你气。你先放手。”谭小飞被惊了一跳,转瞬想起他肩膀有伤不敢挣脱,只好低声劝着让他放手。


“我不。”洛奇眉头几乎要纠到一起,疼痛使他不得不把话分成几段,“哥肯定是生气了。不要我了。”


“说什么呢,哥怎么会不要你。”谭小飞失笑,却被洛奇下面的话震住。


“我喜欢哥,我想明白了。”洛奇感受到怀里人的僵硬,手臂越缠越紧,“我这么多年一直喜欢哥。就算哥嫌弃也没办法,我就是喜欢。”


“我会让哥喜欢上我的。”


谭小飞一时想不出什么话来,开口时脑子还是木的:“你松手。”


“我不。”小孩子倔,又觉得自己委屈得不得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


“你不松手我怎么给你上药。”谭小飞听到他吸鼻子时候才反应过来,心中被喜悦淹没,理智却尽忠职守地提醒他洛奇身上的伤。


“哥也喜欢你。你听话。把手松开。”


“真的?”洛奇有时候单纯得过分,这种时候好骗的很。完全没想过他哥又欺骗他的可能性。欢欢喜喜松了手之后才感觉到疼。


“让你不听话。”谭小飞看着眼前撒娇耍赖的小孩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哄着把药上了重新裹上纱布。


“都是哥惯得。”小孩儿笑嘻嘻地凑过去亲了口谭小飞嘴角,正闪到刚进门的程铮的眼。


“大白天的干嘛呢!”

鲵圈对泥塑友好是我今年听到最大笑话梅错了 ​​​

今天又是强行发糖的一天 (●°u°●)​ 呜喵再甜也改变不了我的狗喵魂

wocao现在一看动漫番里可爱的女孩纸都会自动代入娜娜子  哇这个人好像女版娜娜子啊  我可能离疯不远了

狗喵 be 呜喵 he  ╮(╯-╰")╭

逆cp请别带新凡tag  圈地自萌谢谢

这么可爱的尼克斯没有粮吗 关爱小动物人人有责